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忍不住diss死的哦~

羡羡生日快乐!

此生无悔入魔道,但求一撩魏无羡(bushi

羡羡大宝贝今年三岁啦٩

愿往后无数岁月,羡羡腰力越来越好(「・ω・)「

!!!

羡羡大宝贝啊啊啊,我爱你啊啊啊(顶锅盖逃走也要说出来

合集怎么弄啊_(:_」∠)_

有没有哪位大佬能传授我如何做合集(捂脸

_(:_」∠)_

现在的黑子都如此猖狂?嗯?那麻烦您自行看下墨香铜臭调色盘行吧。
包您打脸啪啪啪。
中秋节都被这种沙雕给毁了。

真不好意思,谁恶心谁了?我说你喜欢着书中的人物却黑着作者,这句话有问题??

拉黑随意,反正不差你这茬。

以后看到这种,拉黑ojbk

夜晚,一个黑影掠上了云深不知处的高墙。

“啊,好酒!”黑影拍开手中一坛天子笑的封泥,狠狠灌了一大口。

“魏婴,下来。”魏无羡喝酒喝的正欢呢,冷不防的被这样喊一句,呛的差点从墙上摔下来。

“哟,忘机兄,今儿又来逮人了?”魏无羡强行将喉头那股呛意压下,勾唇笑道。

“不逮,下来。”

“我不,你哪次不是逮着我就一顿猛干,我才不下来呢。”魏无羡两手一枕躺在墙上懒洋洋道。

“……”蓝忘机听不得魏无羡这般露骨的话,飞身就要上来捉人。

谁知魏无羡就像没躺稳似的,直直的从墙上滚了下来,惊的蓝忘机忙将人抢在怀中。

“完了,逃不掉了……”魏无羡靠在清冷檀香的怀抱中想。

没办法,那只好用那招了。

“天子笑分你一坛,今天少做一次好不好?”魏无羡眼巴巴的盯着蓝忘机。

“不好。”清冽声音掐断了魏无羡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不是说不会有什么会拒绝我的吗!”

蓝忘机只是看着他笑了笑。

魏无羡只觉天上的星子都不如蓝忘机这一笑夺目。

“唉,算了,随你吧……”

谁让那人是蓝忘机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家快去听魔道广播剧啊

快炸了www!!二哥哥怎么能够这么温柔!!

在二哥哥的哄睡中反复去世_(´ཀ`」 ∠)__

www羡羡每天都特么过的什么神仙日子(;´༎ຶД༎ຶ`)

性感老祖在线传授撩汉知识

#早恋的俩人

#标题有没有用我就不知道了

某日

“蓝湛,理理我啊。”魏无羡手撑着脸歪头对蓝忘机笑。

“……”蓝忘机放下书卷抬眼看着魏无羡。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好看啊?”

“别啊,说几句又不理人了……你这样子哪个小姑娘会喜欢……”

“哎,蓝湛,你会追人不?”

“……”

“看你那样也不会。”

“要不,哥哥我传授你几招?”魏无羡见蓝忘机终于大发慈悲的看了他,连忙继续道,“先说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再传授你啊~”

“有。”

“哟,咱们冷面仙君含光君也会有喜欢的人,哈哈哈哈!仙门百家近来的饭后闲聊就是这个了!”

蓝忘机似乎已经不想对魏无羡这种无聊的玩笑话感兴趣了,别过脸不看他。

“好好好,那哥哥我就传授你了,含光君小弟你可要记好!”魏无羡随手抄起桌上的毛笔不知道指天指地还是指自己。

“首先,当你遇见你喜欢的人后,你就应该要马上凑到他面前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与他插科打诨,唉唉唉,蓝湛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不相信?!”魏无羡见蓝忘机看他的表情十分古怪,顿时心中不快,头上随意摆动的呆毛瞬间竖起。

“…并无”

“哼哼,那咱继续。第二,不管你的心上人表现的对你有多嫌弃你都要继续死皮赖脸的缠着他,因为啊,根据我多年的研究,他虽然面上是对你的不喜,可他暗地里肯定高兴的发疯呢!”

“多年…研究?”浅淡的琉璃瞳里似乎都写着不相信。

“那当然啊!毕竟我的研究对象可是…咳咳……嗯,好的你知道了吧,那咱们继续!”

“……”话题转到如此生硬,不过蓝忘机却并不想揭穿他。

“第三,如果你的心上人对你表示出了一点点…一点点,那种爱慕的心意,你一定要乘胜追击,趁火打劫……”

“咳嗯,我是说你要好好把握机会……”魏无羡顿了顿,手握拳的在嘴边象征性的咳了两声。

“好。”蓝忘机颔首。

“最后一步!如果你的心上人还觉得你不够真诚,那么现在你就要出杀招让他相信了!”

“记住!你要超凶!”

“嗯!”看着魏无羡杀气腾腾的模样蓝忘机也很配合的嗯了一声。

“记得啊,超凶!就像这样。”

魏无羡做了一个气沉丹田的模样,接着雄浑的吼出一句:

“我喜欢你!”

“……”

“……”

“……”

魏无羡那雄浑的一声直接就把自己给喊醒了,睡眼惺忪的从桌上抬起头来,一抬头就看见自己像珍惜动物一样被人注视着,最前方还有一道想杀人的目光向他射来。

同样的,在魏无羡喊出的那声之后,蓝忘机也睁开微闭的双眼,看向魏无羡。

“卧槽,魏兄这是在干嘛?”

“不知道……公然向蓝老头表白?”

“我看不像……魏兄莫不是看上哪位仙子了想来个花式告白??”

“哪位仙子这么好运啊……”

“上我的早读睡觉也罢,居然还敢在这大声喧哗,魏无羡你给我滚出去!”蓝启仁气的额头青筋暴起,怒吼道。

然后某羡就坐在外边抱膝埋头,脸上是难得的发烫,他居然在蓝老头的课上睡着了,还做梦了,还梦到的是他对蓝湛表白。

脸皮厚如城墙的云梦扛把子此时居然也会知道害臊。

蓝湛他应该会更讨厌我了吧。

不过我喊的那一句蓝湛也不一定知道是我对他喊的,魏无羡在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难受。

…………

钟声敲过了不知多少次,魏无羡抱坐在外面已经快睡着了的时候,蓝忘机才下了课。

“魏婴。”

“嗯……嗯,蓝湛…”魏无羡恍惚间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将自己抱起,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为什么就你这么讨厌我啊,哪个人不是看到我就高兴,都想跟我一起玩儿,就你对我那么凶……”魏无羡越说越觉的不甘心,看着眼前恍恍惚惚的白净下巴,就鬼使神差的咬了上去。

“你就活该没人跟你一起玩……没人喜欢你……”魏无羡咬完之后,自己倒是委屈了起来。

“可凭什么…凭什么我就喜欢上你了啊…”声音似梦喃般的软软糯糯,没有了平时他那般肆意张扬的明媚模样,样子乖巧的想令人狠狠蹂躏,吻上那张他醒了就吐不出什么好话的红唇,将他拆吃入腹,再狠狠打上自己的印记。

蓝忘机被自己的这个念头惊的一怔,却蓦地知道了些什么。

“魏婴,我不讨厌你。”搂着魏无羡的手紧了几分后,就带着魏无羡回到了静室。

“我喜欢你。”

在梦里喝着排骨莲藕汤的魏婴突然咧嘴笑开了。

花魁(车)

#内含缅铃 春药

#……捂脸(不知道写了啥

“含……含光君,不好了!”蓝景仪慌慌忙忙的冲进了云深不知处。
  
  “景仪,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的!”蓝思追不得不被迫提升速度跟在蓝景仪身后。
  
  蓝忘机刚要出云深不知处去寻魏无羡就看到蓝景仪和蓝思追两个人在云深不知处肆意狂奔,嘴里还喊着什么。
  
  蓝景仪跑的快,刹都刹不住,扑通一声就摔在了蓝忘机面前。
  
  “何事。”蓝忘机微微启唇。
  
  “魏前辈他去东街青凤楼了,说让我们来找您。”蓝思追拱手道。
  
  “……”蓝忘机无言。
  
  “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家规三遍。”
  
  说罢就出了云深不知处。
  
  “哎呦哎呦,可疼死我了……含光君怎么走那么快?”蓝景仪从地上爬起来呲牙咧嘴道。
  
  “可能因为那是魏前辈吧……”蓝思追看了看那道渐远的白色身影。
  
  ——————
  青凤楼
  
  “我们青凤楼为了感谢各位姥爷的照顾,特点找了一位容貌甚佳的姑娘来供各位竞拍。”随着幕布渐渐上升,一位头戴云簪,身着红色的外袍的女子红唇微启,她每走一步,都要露出细白水嫩的小腿。脚上的银铃也随着步伐轻轻发出零零碎碎的声音。
  
  台下掌声雷动,那火爆身姿惹的那些执垮弟子一个劲的往她身上瞅,更有急色之徒向着台上涌去,都想近身一睹这娇俏芳容。
  
  “一个陪衬的都美的不可方物了,这花魁得是有多好看!”
  
  “就是啊,要是真有那么好看我不顾我家那母老虎也要把这花魁买回去。”
  
  “花魁怎么还不来呢……”
  
  “别急,我们的花魁已经来了~” 红衣女子娇笑一声。 
  
  接着,四个身强力壮的男子抬着一张绣床放置在台上,床上的那人背对着一众执垮弟子,一袭红衣似火,未被束起的三千青丝在他的身后随意飞舞。
  
  在众人的目光中那人慢慢的从床上下来了,红衣裹着的翘臀,不盈一握的腰肢,莹白纤长的大腿在红衣的遮挡下更显诱惑,他的容貌更是不似凡尘之人,三分俊朗,七分妩媚,眉眼都带着勾人夺魄的意味,时不时的勾唇挑眉都刺激着台下众人的神经。 
  
  “我去,这……这是一个什么妖精……”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
  
  “好想把她压在身下……”
  
  “她的样子怎么不像是女子?”
  
  “嘿,这么美还不是女子,那世间就没有女子了!”
  
  “我不是说这个啊……”
  
  红衣女子看着台下众人神魂颠倒的模样,轻笑道:
  
  “那就开始吧。”
  
  
  
  “我出五十两!”
  
  “一百两!”
  
  “哎,一百两的你打发乞丐的呢,五百两!”
  
  “穷人闭嘴,七百两!”
  
  “切,七百五!”
  
  “一万。”一道冷冽的仿佛能让空气都结冰的声音破空而来,台下顿时嘘声。
  
  “哪位土豪出一万买个青楼女子啊……”众人迫于这句话的威压,只好暗暗嘀咕。
  
  “一万,这个人我要了。”蓝忘机一直都在台下看着魏无羡,看着他的那副勾人夺魄的模样,心里像是被蚂蚁细细密密的啃噬,又痒又痛。
  
  蓝忘机跃至台上将一个精致钱袋递到红衣女子的手中,一手抄起魏无羡横抱在怀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刚刚那人是谁?”
  
  “白衣,抹额,还有那把剑,他是含光君蓝忘机!?”
  
  “逢乱必出的含光君也会来这种地方?”
  
  “啊……我知道了!”一个男子突然喊道。
  
  “刚刚我们看到的那个人她一定是一个凶狠异常的邪祟!”男子有板有眼道。
  
  “嗯,有道理,所以含光君才会来把她收服的!”
  
  魏无羡自然是听得到那些人毫不收敛的议论声:
  
  “逢乱必出的含光君,你想怎么收服我啊?”魏无羡在蓝忘机的胸口处用手指圈圈点点,看着那如玉耳垂渐渐染上了一点抹不开的红,就窝在蓝忘机的怀里笑的花枝乱颤。
  
  “回家。”蓝忘机抬眼不看他。
  
  “回什么家啊,就地正法啊。”魏无羡感受到自己腰贴着蓝忘机的那块被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顶着,他就知道蓝忘机现下一定已经忍不了了。
  
  就扭腰蹭了蹭那处。
  
  “……别动。”蓝忘机沉声道。
  
  可魏无羡是什么人,不仅没有收敛,还变本加厉起来。
  
  “为什么不让我动,难道你不喜欢我这样?”
  
  “不喜欢也没办法,谁让你要来收服我呢?”
  
  “逢乱必出的含光君~”
  
  蓝忘机被魏无羡撩拨的实在是忍无可忍,直接掠上了花魁的雅间,一脚踹开门,将魏无羡扔到了给花魁开身用的绣床上,欺身压在了魏无羡的上方。
  
  “哎呦,含光君要对我做什么,难道是要将我绑起来让我自己动?还是要把我直接按在床上……”魏无羡摔在床上疼的哎呦一声,正想再撩几句,却被蓝忘机捏着下巴夺去了呼吸。
  
  看到蓝忘机的耳根已经红透,心跳快如擂鼓,魏无羡就忍不住作死。
  

·链接在评论区·

写肉的话用什么不会被屏呢

_(´ཀ`」 ∠)__ 上次看到一位太太说在文头写上我没有写肉就不会屏😂😂

我是不是应该大喊:我没有写肉

😂😂😂

好吧不皮,我还是想知道什么软件写肉才不会被屏_(´ཀ`」 ∠)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