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人肉包子

#日常ooc对不住对不住_(:з」∠)_

#求轻拍_(:з」∠)_

热闹的大街上有一个与之格格不入的身影,他衣着破损,黑衫东一块西一块的,竟只能堪堪遮羞。
  “快来看一看瞧一瞧啊!刚出炉的包子诶!五文三个,三文一个啊~快来买啊!”街上到处是吆喝声,香味,汗味,脂粉味混杂一片。
  一个黑衫小孩儿跟在一个膘肥体壮的男人身后,那男人正排着队买包子。
  “嘿~包子五文三个,三文一个,客官您……”男人还没听完,不耐烦的道:“五十文,快点。”莫了还低估道,三文一个,当我傻呢。“好嘞!”店主应道,只是男人错过了他眼中的一抹精光。
  只不过小孩见店主起身去给男人包子的时候却是看到了房间内的景象,诡异的景象,墙上挂满了肉,而看那骨架将肉撑起的形状怎样都不似动物,倒更像是人。“慢着!”黑衫小孩儿有些急切的从男人身后窜出。“这包子不能吃的!”“哦?”男人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小不点,“去去去!哪来的小乞丐,在我这里胡说八道,坏我名声!”店主愣了一下,然后凶神恶煞的撸起袖子,举起拳头,向小孩挥了挥。
  可小孩依旧不依不饶:“这包子不能吃的啊,这包子馅有问题!”男人看着小孩急切的脸,挑了挑眉又看了看包子:“现在的小孩说慌真是越来越没边了。”店主正紧张的看着这一切,看到男人这样说了,顿时也挤眉弄眼的回道:“就是,现在的乞丐为了吃的什么都肯说,八成是想要您对这天地良心的包子起疑,然后就好浑水摸鱼,还好您慧眼识珠啊~啧,一大早的就看到这臭乞丐真让人晦气!”说着就抡着拳头走过来,小孩儿看男人分不清真假,店主更是无耻的倒打一耙,就要大声争辩,劝阻男人不能吃这诡异的包子,没想到刚张开嘴,就被男人打了一巴掌,“呵,小乞丐,得让大人教教你怎么做好一个人,不让你那张嘴乱说话。”说着就提着小孩扔在了店主的面前。“嘿~多谢客官”店主堆着满脸恶心的笑,搓着手道,然后猛力一脚踹在小孩的腿上,小孩刚爬起来的身子顿时又单膝跪了下去,小孩吃痛的闷哼一声,腿上还有之前与犬夺食而留下的伤,而他这一脚也必定用了十成的力,小孩被一连踹了数十脚后浑身都动弹不得,只能趴在地上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人流,看着那些冰冷的面孔,慢慢的视线都模糊了……
  一个白衣少年正踱步行与人流之中,他与家中长辈走散了,正想找一人来问问云深不知处该怎么走,却别包围的人群拦了去路,等了好一阵,待那些人都散开了,散开时,人们口中还念叨着“那小孩看来是活不久了。”“是啊是啊,不知是犯了什么事遭这样的毒打。”“怎么没人管一管啊。”“嘁,看那衣着,一看就是一乞丐,管什么管,平白惹上晦气。”“唉。”白衣少年听着这些言论顿时心头一紧,心底像有什么东西突然炸裂开来,向着方才的人群中心走去,一个黑衫破烂的少年躺在地上,地上仿佛还有一滩血渍。
  那施暴之人此时还想提脚踹去,却被一把剑拦了去路,剑身通体散发着蓝光,把黑衫少年罩在了冰蓝的剑光之下,接着,那店主便看到一个俊美不似凡人的人向他走来,白衣少年离的越发近了,那店主的心也越发紧张,突然,他像是受不了什么威压一般忽的化作一只豺狼,想向远方逃去,却被一人提着身子重重摔在了地上,是那白衣少年,可白衣少年看也不看,淡漠的琉璃瞳里全是黑衫少年的身影。
  白衣少年慢慢的踱步到了那豺狼的面前,他见那琉璃瞳正盯着自己,愈发的害怕。
  怕急了便道:“仙人饶命!”白衣少年的眸中却愈发的冰冷,接着,开口道:“丹。”
  那成了精的豺狼愣了一下,白衣少年看他不应,语气愈发的冰冷了:“丹。”,那豺狼逼于威压,只好将自己的丹吐了出来,那可是几百年的修完啊,豺狼愈发的委屈,可看着那白衣少年眸中的冷光只好不再言语,刚要走,就被叫住了。
  堆着方才一样恶心的笑容,问道:“仙人还有什么事?”白衣少年缓缓吐字:“度化。”豺狼一惊:“我又不是鬼!度化作甚…”话音未落便被一道符打的轮回去了。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