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回家

那豺狼被打成一缕青烟飘散在了风中。
  
  白衣少年掀袍坐下,然后将黑衫男孩圈在怀里轻轻摇醒。
  
  “魏婴。”他轻声唤道,淡漠的琉璃瞳中此时却有了温度,但一想到自己没能保护好魏婴心就难受的发疼。
  魏婴刚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如谪仙般的少年在唤他:
  “魏婴。”
  
  “我来了。”
  
  “你的伤还疼吗?”
  
  “都怨我。”
  
  一字一顿,说的极慢,却又沉重无比。
  “神仙哥哥。”魏婴眨了眨眼,那张天生带笑的俊朗模样此时却是乖巧无比。
  “魏婴?”蓝忘机看他醒了,将怀抱中的他圈的更紧了,像要将他融入自己的骨血中,再不分离。
  
  蓝忘机刚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是少年模样,知道自己此时定是又入了那香炉,心中有些疑惑自己怎么会在这闹市之中,却是听了那些言论,心中没由来的一紧,踱步于黑衫少年面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这是,那个他捧在心尖上的人啊,此时却在他面前被人毒打。蓝忘机一生雅正,此时却是怒不可遏,本想不顾度化第一就将这成了精的豺狼打散,不许其入轮回,但想到魏婴的伤还是强忍下来,让其将他百年修为来换他入轮回的资格,当然轮回却只能入畜生道了。
  
  魏婴看着眼前的人低垂的眸子中好似闪过一丝抑制不住的怒火,然后转瞬即逝,被强行压了下来。
  
  “神仙哥哥?”魏婴又唤了一声,看着那双漂亮眸子笑了笑。
  “还疼不疼?”蓝忘机看他唤自己,忙问。
  
  “嘿,不疼不疼,被狗咬的时候比这疼多了,这算什么。”说罢不在意的笑了笑,却没发觉蓝忘机的眼眸深处颤了颤,这是魏婴幼时还没被江枫眠带回去的时候吧,低低的叹了口气,却像想到了什么似的。
  “魏婴,可愿跟我回家。”
  魏婴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更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自己的名字的,但好像只要在这个人身边他心里就有种没由来的信任,就好像,这个神仙哥哥本该与自己认识的,可自己却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名字了。
  “好啊。”那明媚笑颜让蓝忘机的心神又晃了晃。
  蓝忘机此时突然想到那畜生的妖丹是可以疗伤的,就从袖中取出。
  “魏婴,气沉丹田,凝聚心神,将这颗丹与自己融为一体,为自己所用。”蓝忘机沉声道。
  魏婴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可知道他定不会害他,就盘身坐好,按蓝忘机刚才的话将那丹融炼,不多时,那颗丹就被魏婴收入了体内。
  见魏婴已将丹融炼正四处活动着筋骨,好像要发泄一下自己体内的力量。蓝忘机又轻声问道:
  “可还有不适?”
  
  “没有没有,我现在感觉我打一百只狗都绰绰有余!”魏婴没心没肺的露齿笑道。
  此时远处传来一阵犬吠,随着那风,忽远忽近。
  “啊啊啊啊啊,神仙哥哥救我,救我啊!”说着飞身扑道蓝忘机的身上。
  蓝忘机将他圈在怀中,稳住他的身形,轻声应道:
  “嗯。”
  随着那犬吠而去的还有一个衙门的役使,她身后跟着大群的人:“快快快,应该就是这附近了,杀人魔的老巢。”
  “是!”众人应到。
  她又看到了路旁两个俊逸非凡的少年,走过来柔声道:
  “这地方不太平,两位公子请尽快离去吧。”
  蓝忘机应道:
  “嗯。”
  将怀中活蹦乱跳的少年打横抱起,道:“魏婴,我们回家。”
  魏婴却在怀中惊的手都不知道放哪,却又不敢使力挣扎,只好闷声道:
  “神仙哥哥,我可以自己走的……”
  “蓝湛。”
  “啊?”
  “名,蓝湛。”
  “哦……”
  “那,湛哥哥?”
  魏婴看着谪仙般的人儿脸上虽然还是没什么表情,可却眼尖的看到他的耳根红了。又不依不饶的唤道:
  “蓝哥哥,湛哥哥,神仙哥哥,哈哈哈哈,哥哥哥哥~”
  蓝忘机却只是将手收的更紧了,带着红透的耳跟在避尘上御剑飞行。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