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鬼影『二』

李家

说起这李家魏无羡却是没有一点印象,应该是最近崛起的了。

一路走来其他的地方都是门户紧闭,这李家却是门户大开。

径直走了进去,那李家家主正坐在东首的位置,悠闲的喝茶,手中拿着一份家奴刚盛给他的卷轴,看了一阵,突然用力甩到了那个家奴的身上,嘴里还骂骂咧咧道:“什么狗屁金家,又办什么清谈会,还所有家主必须到,真以为自己一家独大了吗?哼,你还杵着不动干什么?还不快滚!难道你想像之前那个白莹一样吗!”佣人默默退下了。
看他那不敢对金家发火却敢对服侍自己的仆人发火的样子,魏无羡就觉得好笑。

对蓝忘机轻声说了句:

“等我一下。”

就踱步而入。

那李家家主看到有人突然闯人,吓的差点从东首摔下来,狼狈的看向身后,发现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虽然他眉宇之间气度不凡,但想来应该不是四大家族的人也就来了胆子。

“你是谁?怎么敢私闯我李家大门!”李家家主厉声问道。

“你爷爷。”魏无羡倪了他一眼。

“放肆!”李家家主气的发抖。

“哦?那你怎么会有脸去训斥一个不能反抗你的家奴?还有啊,那门是你自己打开的,我只是进来参观一下。”魏无羡淡声道。

“我斥他与你有什么关系?你是从哪来的?!”李家家主看他居然看到了他训家奴,并且还为他说话,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又有些心惊肉跳,这个人在附近他居然会不知道?还有那门,平常人家都不敢靠近他李府,他又怎么会料到会有人不请自来。

“呵。”魏无羡轻声笑着却并不回答,手指已经在细细摩擦腰间的陈情。

“来人啊!快来把这个贼给我抓起来,乱棍打死!”李家家主看到这人笑了,心更惊,顿时心中有了较量,这人不能放他走了!

哟~这几句话还没说完,就给他安了个贼的身份了。

结果来抓魏无羡的人还没到,就又进来了一个人,此人白衣若雪,抹额飘扬,衣袖翻飞,一把古琴背在身后,容貌似若天人,竟让身为男子的他都看呆了。

再一看,这不是那素有“逢乱必出”美名的含光君蓝忘机?

那……那刚刚进来的那位黑衣男子不就是……

“你,你就是夷陵老祖魏无羡!!?”语态近似惶恐。

魏无羡不置可否,转头对蓝忘机莞尔:

“不是让你等一下?”

蓝忘机应道:

“察觉屋内有异。”

哦,是方才李家家主吼的那一声。

这两位都是不好惹的主啊,要是……要是刚才他知道那个黑衣少年是魏无羡,别说是把他当爷爷,当他祖宗他都不敢反驳啊。

李家家主微微颤颤的摔跪在地上,朝魏无羡和蓝忘机磕头: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二位放过小人……”

“哎,别。”魏无羡还没听完他的一番假意悔辞,就打断了他。

“这些话就别对我和蓝湛讲了,好好和那位被你打骂的小兄弟说吧。”

顿了顿继续道。

“我们今天到彩衣镇的时候发现方圆几里都没有人家出行,敢问,这里是否有什么怪事发生。”

蓝忘机也掀袍落座,道:

“愿闻其详。”

李家家主看到这二位大爷都自行落座了,也不敢再耽搁,将事情道了出来:

“最近确实是发生了件怪事。”

————————————

哈哈~最近在学习如何开车…写嗯嗯啊啊的车实在是…太没面子了/顶锅盖逃走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