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鬼影『三』

“最近确实发生了件怪事。”
  李家家主还想维持一下他那掉的快没有的面子,爬起来又坐回了东首的位置,抿了一口只剩茶叶的茶杯,然后继续道:
  “这彩衣镇上的人,最近都在疯传一个谣言,说是‘彩衣镇外镇的人来到这里就会给他们带来一个诅咒,只要是外镇的人与自己接触了自己就会染上这个祖咒。’本来这个谣言我是让人去镇压了的,可是,接着就有一户人家死了,死状及其惨烈,根据汇报的人跟我说的是‘全身上下布满了坑坑洼洼的坑洞,内脏都溃烂了,黑漆漆的像一个活筛子。’”
  魏无羡心下一惊:千疮百孔!
  “你自己去看过吗?”魏无羡问道。
  “没有。”李家家主答道。
  “那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诅咒吗?”魏无羡说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蓝忘机,又看向李家家主。
  蓝忘机在魏无羡看过来的时候微微颌首。
  “这种邪门歪道的东西也只有那些乡巴佬会信,我看只不过是寻常的仇家报仇罢了,只不过是在尸身上戳了几个血洞,就说是什么邪术诅咒所致,谁能有这样的本事啊!谁有我定把他搞过来让他做我李家的客卿!”李家家主哼了一声,谁都不知道那股骨子里好像就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到底是怎么来的。
  刚说完这句李家家主突然想起他面前还坐着怎样的两个人,瞟了一眼坐在正前方的蓝忘机,虽然蓝忘机没说什么,不过那副看不透心情的模样,却让李家家主有点儿心惊胆战,又开始小心翼翼了起来。
  “不过,虽然我压不下来这谣言,但是我李家会以身作则的告诉他们,根本没有什么诅咒,都是那些乡……人自己胡猜乱想罢了。”李家家主道。
  “可还有其他怪异之事?”魏无羡不想听这样无耻的“以身作则”。
  “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这是我所知道的全部的事情了。”李家家主顿了顿似乎是在想还有没有怪异之事,片刻之后得出了结论。
  “多谢了。”魏无羡道了声谢就拉着蓝忘机快步离开了,再在这里待下去他怕是都要被这人的嘴脸恶心透了,嘴里的别人是乡巴佬,把自己却说的道貌傲然。
  “蓝湛。”魏无羡走出李府后突然道。
  “嗯。”蓝忘机应声。
  “你觉得那李家家主的话能信几分?”魏无羡勾唇在蓝忘机耳边轻声笑道。
  “你知。”蓝忘机微微侧开魏无羡就要咬上他耳垂的唇。
  “我可不知道~”
  魏无羡满意的看着蓝忘机那一副隐忍的模样。
  “好嘛,不欺负你了。”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愈发深沉的眸子就突觉腰间有些不可言说的开始泛疼,可嘴上还是要争一争上头。
  魏无羡微微正色道:
  “刚刚我们来到彩衣镇的时候方圆几里都没有人家敢出来走动,可这李家却敢在这谣言四起的时候大开门户,就算是一个再怎么心大的人都不可能会如此大胆,毕竟彩衣镇之前已经是死了人的,更何况他是那种品性。”
  “除非,事情并非全是他说的那样。臂如在我问他‘是否知道这是何种诅咒’的时候他并没有真正的回答我,而是回答了‘应是仇家报仇所致’如果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会说是仇家在身上戳出的几个血窟窿,瞎扯也不至于。”
  “也许他是知道的,他知道那户人家中的不是什么寻常诅咒,而是千疮百孔,故意说成仇家寻仇好来混淆我们的视线,不过他既然已经知道我们是来干嘛的了还不将真相告诉我们,这不就代表他其实心里有鬼?”
  “或者,千疮百孔就是他下的,所以他才敢这么毫不畏惧这看起来十分骇人的谣言,并且想要掩盖这千疮百孔就是他下的。”
  “不过……还是有疑点。”
  魏无羡捏着下巴思考了一阵,转头去看蓝忘机的时候发现蓝忘机正盯着他看。
  魏无羡唇角顿时勾勒出一个明媚好看的笑。
  “蓝湛,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魏无羡挡住蓝忘机不让他走了。
  “嗯。”蓝忘机沉声应道。
  “你也说说你的看法嘛,嗯什么嗯啊。”魏无羡笑着看他。
  “若寻至尸身,即知。”
  “哦~你是说如果找到了尸身,尸身上就有答案?”魏无羡问道。
  “嗯。”蓝忘机微微颌首。
  “啊……的确!”魏无羡双掌一击。
  “哇~我家二哥哥怎么这么厉害!”魏无羡夸张道。
  蓝忘机转过头不去看他。
  魏无羡作妖的手法是从来不会让蓝忘机失望的。
  “不知道,二哥哥这儿是否也很厉害呢~”魏无羡说着用手去快速的捞了一把蓝忘机的那处,话中的旖旎之意尽显。
  “等下便知。”
  “等下是什么时候?”
  “……”
  “这样吧,你也忍不了我也忍不了,要不,就在这?”
  然后魏无羡满意的看着欺身上来的蓝忘机,用抹额将他的手绑至身后,狠狠吻住了他。

————————

皮一下的后果很严重。

第二天魏无羡在塌上还在哭天抢地。

老祖的腰:爱腰人士表示强烈的谴责!!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