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忆事(二)

此时蓝忘机正抱着魏无羡,见他僵硬的身子逐渐软化下来,便知道他已经睡熟了,翻了个身将魏无羡放平在他的胸膛上,扯起被子盖在了魏无羡的身上,然后轻轻的一挥,灯灭了。
  
  蓝忘机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进了魏无羡的梦境中,看着梦境中的魏无羡和江澄拉拉扯扯心里就有股无名业火怎么也挥之不去,直到将魏无羡锁在自己怀里,才能平复他先前躁动的心情,他的心情一向无波无澜,也只有遇到魏无羡的时候他才会将先前数十载的雅正放下,也只有这个人了,蓝忘机无声的叹了口气。
  
  第二日
  
  魏无羡刚醒就对上了蓝忘机那对浅若琉璃的眸子,心像被锥子猛地扎了一下,连忙将刚抬起的脸埋下,抑制住方才心脏的突然乱蹦,这个人,真好看哎,魏无羡不自觉的想着。
  
  蓝忘机没有说话,还是就这样搂着,似乎并不打算放手让他走。
  
  “魏无羡!”
  
  “魏兄!”
  
  魏无羡正被蓝忘机这近乎诡异的动作搞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听到静室外传来江澄和聂怀桑的声音。
  
  忙挣扎着要下去,可蓝忘机却不放手。
  
  “蓝湛?忘机兄?放放手我要下去了。”魏无羡看着在他身下的蓝忘机,明明是他被蓝忘机强迫着在他怀中睡了一晚,可怎么现在活像是他把蓝忘机睡了一晚?等等…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蓝忘机盯着他看了一阵,却还是手一松让他下去了。
  
  魏无羡察觉腰一松忙翻下床,拉开静室的门就往外闯,道一声:“再会。”就逃命似的离开了静室。
  
  脸却是自己不自知的红了。
  
  江澄和聂怀桑还有几个来听学的门生都找了他好一阵了,见此时正主突然现身就放下心来。
  
  “魏无羡你长胆了啊,害我和大伙找这么久。”说罢就一掌击在魏无羡肩膀上,以往要是江澄这般的话魏无羡铁定跟他你来我往的打一阵再说,可现在看到江澄他们这样肯定是找了他很久了,又想起了蓝忘机那张如冰似雪的俊俏模样,心里有些懊恼:这个小古板真是长进了,定是报复我觑他洗澡吧。
  
  却怎么也气不起来。
  
  “对不住哈,昨日打山鸡太累了,就在山上睡了一晚,昨晚的月亮可真圆…”魏无羡打着哈哈应付道。
  
  大家看这人也没缺胳膊少腿的就都散了。
  
  江澄却是一进门就把门关上了,拉着魏无羡。
  
  “你昨天究竟去哪了,昨晚根本没有月亮!”江澄盯着魏无羡道。
  
  魏无羡想了想觉得,是江澄的话就别瞒着好了,就道:
  
  “昨天我和小古板在一起。”
  
  江澄一开始想的答案无非是魏无羡昨晚又偷溜去买酒然后又被蓝忘机抓着了,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大吃一惊。
  
  “然后我和他睡了一晚。”
  
  “睡觉,你和蓝忘机?”江澄虽然觉得两个男人睡在一起好像没什么不对,但是又有哪里不对,是了,蓝忘机这人,怎么会愿意和旁人睡觉??
  
  “你睡地铺,蓝忘机睡塌上?”江澄又问。
  
  “我和他一起睡的。”魏无羡挠挠头。
  
  后知后觉的发现和蓝忘机睡觉这件事是有多惊悚,蓝湛他是被夺舍了吧?!
  
  江澄看他的表情也越发古怪。
  
  “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江澄不可思议。
  
  “我也不知道啊。”魏无羡将那一头本就散乱的头发,抓的愈发的乱。
  
  “总之,以后你还是离蓝忘机远点。”江宇直哼道。
  
  魏无羡嘴上还跟江澄又插科打诨了一阵,心里却想的全是蓝忘机将他拥入怀中不经意的温柔。
  
  那个小古板居然也会对旁人这般的好吗?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