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忆事(一)

#还是日常ooc_(:з」∠)_emm

#说起来还不知道自己喜欢汪叽的羡,真是很好推倒的hhh~


窗外的梨花铺满了地面,一缕清风夹杂着洁白无瑕的梨花瓣溜进了静室内。
  蓝忘机悠悠转醒,如往常一般看了看怀中如八爪鱼般黏着他的魏无羡,琉璃色的淡漠眸子此时却是流转着柔情。
  蓝忘机望了望窗外,此时梨花飞舞恍若昨日。
  年少时
  魏无羡在纷纷扬扬的梨花树下莞尔一笑,蓝忘机内心猛地一震,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
  蓝忘机将身子隐在梨树旁,看着那人笑靥如花,却是知道那笑不是对他罢了,不由自主的紧紧握住了手中的避尘。
  紧紧盯着和魏无羡插科打诨的江澄,此时他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只是莫名的感到一股无名怒火自心头漫上。
  魏无羡不经意的一瞥,看到梨树旁一缕青丝在茫茫似雪的落花中格外显眼。
  哦?蓝湛,他怎么在这?魏无羡心里顿时一阵痒意,嘿,不是说蓝忘机此人最看不到在他面前勾肩搭背吗?我就偏让他看到。
  想着就假装没看到蓝忘机般的,搂过旁边江澄的肩膀,道:“喂,江澄,你觉得如果道侣找蓝忘机的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闷死呗。”江澄一脸嫌弃的看了看魏无羡,又道:
  “说起这个你还是少惹蓝忘机了,到时候哪天东窗事发我可不会给你收尸。”
  “嘿,不用。”魏无羡嘿然道,却是去瞅了一眼蓝忘机,却是发现蓝忘机早已不在此处,顿时心中郁结,刹那松开揽住江澄肩膀的手。
  江澄也没有多在意,自己踱步而行,耳边忽的没了少年人的响动。往旁边一看竟发现身旁的魏无羡早已不见身影。暗暗骂道,又去哪里逍遥快活了,无奈的抚了抚额。却不知他寻蓝忘机去了,若是让他知道了,肯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
  魏无羡随着蓝忘机的脚步来到了静室内,他还暗自捧腹想所谓的蓝家二公子也不过如此,亏旁人还如此敬重他。
  我倒要看看蓝湛这小古板私下还是不是端得一派雅正。
  蓝忘机自魏无羡迈开步来跟踪他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他,面上却还是不为所动,如覆薄冰的面庞也是不透露出一丝情绪。
  魏无羡踏入静室后正暗自得意,蓝忘机此时却在屏风后解衣欲沐,透过屏风映出蓝忘机的身影,明明只能看到影子,魏无羡喉咙却是没由来的一紧。
  忽得魏无羡看到正沐浴的人动作一顿,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忙侧身躲在柜子里。
  过了会一阵窸窣声音响起,魏无羡按捺住心中躁动,想着蓝忘机应是已经走了,才悄然从柜中窜出,却是扭头看到了刚沐浴出来的蓝忘机,脑子不由自主的想到:出水芙蓉。
  猛然想到自己正是以如何尴尬的场景无意间偷窥人家洗澡。正要走却被一人提着领子丢在了榻上。
  蓝忘机用两手撑在他身旁,把他锁在臂弯中。魏无羡看着蓝忘机那双深邃的眼眸身体没由来的一缩,那长而翘的眼睫扫过他的脸颊,似羽毛扫过心头,心尖都忍不住颤了颤。“对不起。”魏无羡想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没经过大脑就蹦出了这一句,但没想到气氛却更是凝固了起来。
  方才那暖味气息瞬间被冲散,蓝忘机那对淡漠眸子似是猎人看猎物般的眼神看着魏无羡。魏无羡只觉一股凉意自脊椎骨漫上头顶,他只觉蓝忘机变了个人似的。
  “忘机,睡了吗?”蓝曦臣推门而入,发现蓝忘机侧身而卧。蓝曦臣心头之前一阵疑惑:不是忘机前几日约他谈事,今日左等右等也不见人。
  “忘机,你睡了吗?”蓝曦臣久久没有听到回应,便想忘机应是身体不适而早早睡下,正打算明日再问。但床边一抹殷红惹眼至极,细细一想便知道事情的因果,便轻轻的带上了门。“忘机,早点睡。”问外传来蓝曦臣一句温雅之语。
  此时魏无羡被蓝忘机圈在怀中,动都不敢动一下,头埋在蓝忘机的颈间,一次次的呼吸撩的蓝忘机的呼吸也越发不稳。
  “蓝湛?”魏无羡的声音自蓝忘机的胸膛处传来,“你睡了吗?”
  此刻两颗心仿佛就贴在一起跳动,生生不息。
  “没有。”蓝忘机的声音自魏无羡头顶上方传来。
  过了许久见蓝忘机没了声响,魏无羡就想挣脱蓝忘机的怀抱,今天发生的事实在都太出乎他意料了,明明只是想要去撩一下这个小古板却是直接跑到人家床上来了。
  没想到刚要动就被扣住了腰,动弹不得。
  “睡吧。”魏无羡还想挣扎,蓝忘机又紧了紧搂在魏无羡腰间的手,沉声道。
  魏无羡只好一动不动的任由蓝忘机搂着,渐渐的眼皮也睁不开了。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