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糖人

夜幕降临,彩衣镇上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
  
  一名黑衣男子正黏在一位白衣男子的身上,那模样,就是你用一根棍子去打也分不开他们。
  
  魏无羡此时正缠着蓝忘机给他买糖人吃,蓝忘机却是冷着张脸不说话,魏无羡知道他家这位肯定又吃什么飞醋了。
  
  “蓝湛!”魏无羡突然喊道。
  
  “嗯。”蓝忘机虽然面上看不出表情但还是应了一声。
  
  “你家里是不是卖醋的?”魏无羡严肃道。
  
  “……”
  
  “并无。”蓝忘机还以为魏无羡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对劲,没想到一开口就开始胡说八道。
  
  魏无羡却是捏着下巴作思考状。
  
  细细一想,自己除了今儿和江澄去喝了个酒也没犯什么事吧?
  
  这小古板难道连江澄的醋也吃?真真是姑苏第一醋王了啊,魏无羡心道。
  
  “还说不是,看这身醋味都溢出来了。”魏无羡笑吟吟道。
  
  蓝忘机别过脸不去看他,收在白衣里的手却是不自觉的紧了几分。
  
  自顾自的走了几步,才发现身旁的人已经不见了,蓝忘机的气息瞬间紊乱,眸中的淡然也褪去,只剩下快溢出来的阴沉,还有紧张,抽出避尘正要转身去寻。
  
  却突然想到魏无羡方才说想吃糖人了,许是去寻做糖人的地方去了,这才稍稍安心,将避尘回鞘,也去寻做糖人的地方去了。
  
  一条荒无人烟的巷子中
  
  此时魏无羡正一脚踹在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脸上。
  
  “交出来。”魏无羡冷冷喝道。
  
  “凭…凭什么…”男人越说越没有底气,明明看这黑衣男子弱不经风的模样应该没什么威胁可从那双微微挑起的凤眸透露出来的杀气却是把他连逃跑的力气都给抽去,砰的一声跌跪在地上。
  
  “不交?”魏无羡笑了笑
  
  看着那勾起的唇角,男人不经打了个寒颤。
  
  “不交你又能如何!”男人似是不信自己会对一个柔弱男子如此忌惮,拖着肥胖的身子压向魏无羡。
  
  魏无羡轻笑一声,一脚就将男人撂倒在地,劈手砍向了男人的颈部。
  
  男人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魏无羡翻开他的衣服在外衫的口袋中找到了一些银两,还有几包药材。
  
  将它们尽数给了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一个姑娘,姑娘怀中还抱着一个男人。
  
  “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无以为报…”姑娘微颤颤的跪在地上磕头。
  
  “哎,这可别!”魏无羡忙道,他最怕旁人要如此谢他了,忙将那姑娘扶起。
  
  “这几包药材快去给你丈夫炖着,这些银子你也拿着,好给你丈夫补补。”
  
  魏无羡说着从怀中把蓝忘机给他的那点银子也尽数给了她。
  
  “这……”姑娘看了看旁边倒地的男人又看了看银子,犹豫不决。
  
  魏无羡却是不等她说完就翻上墙走了。
  
  魏无羡此时才想起自己因为事发突然,还没来的急跟蓝忘机说,怕是让他等急了。
  
  只是那个姑娘哭着跪在他面前说着:“求公子救救我丈夫!”的时候又不能不去管,心下懊恼自己的同时也有些忐忑,蓝湛应该生气了吧…
  
  糖人铺
  
  “快来看一看瞧一瞧啊,好吃的糖人,不甜不要钱,一文钱一个啊!”一位买糖人的老人家正开口叫卖,此时围在老人家铺旁的大都是些孩子,一身白衣的蓝忘机被糖铺中的柔光度上了一圈光晕,精致的面容不似真人。
  
  “爷爷!爷爷!我要一只糖兔!”
  
  “好嘞,爷爷这就给你画一个!”老人家咧嘴笑道。
  
  “还有我,我要龙!”
  
  “我也要龙!!”
  
  “慢慢来,慢慢来,都有份啊。”老人家眼角都洋溢着笑意。
  
  老人先用油毡子在石板上轻轻蹭一下,在一把很精致的小铜勺舀上少许糖稀,微微倾斜着糖稀就缓缓流出,紧接着手往上一提就成了一条糖线,随着手腕的上下左右地翻飞,一个个动物就出现在石板上,待得凉了定型,用糖稀在糖人身上点两个点,把竹签朝上一贴就拿起来了,递给旁边馋的直叫唤的小孩们。
  
  蓝忘机看了好一阵,等到孩子们都拿到自己想要的糖人散尽后才上前来,环视了一阵周围,发现都没有那身着黑衣,红发带,脸上仿佛天生就是一张笑脸的少年的影子,不经有些恍惚。
  
  “公子,公子?”直到糖铺老人叫他时他才回过神来。
  
  “公子您在这站了好一阵了,是在等人吗?”糖铺老人又开口道。
  
  “嗯。”蓝忘机微微启唇。
  
  糖铺老人又笑了笑:“公子想要怎样的糖人呢?”
  
  蓝忘机看了老人一阵,然后垂下眼道:“可否亲自动手?”
  
  老人愣神片刻,忙道:“当然可以!”
  
  “多谢。”蓝忘机微微颔首。
  
  老人从铜锅中舀了一勺糖稀,递给了蓝忘机。
  
  蓝忘机学着方才糖铺老人的手法,提着那精致铜勺,手腕上下翻飞,石板上正是那个明媚少年的模样,一气呵成,那少年的左下角蓝忘机还写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婴”。
  
  糖铺老人似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潇洒不羁的画,不知道是画的不羁,还是画中的这个人就是这般的不羁。
  
  
  老人用小铲刀小心的将糖画铲起,粘上竹签,稍候凝结就给了蓝忘机。
  
  蓝忘机此时正要转身就被一人蒙住了眼睛。
  
  “二哥哥。”被少年蒙住眼的蓝忘机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后,心才彻底的放了下来。
  
  “猜猜我是谁?”魏无羡笑吟吟道。
  
  “心悦之人。”蓝忘机柔声道。
  
  声音虽轻,可吐字如珠,魏无羡全都听的清清楚楚,哇的一声就抱着蓝忘机的腰不撒手了。
  
  过了会魏无羡就拿到了那意义非凡的糖人,心中的震惊如惊涛骇浪。
  
  蓝湛居然会画画,画的还是他,还画的这么像。
  
  最重要的是当魏无羡看到那左下角的婴字时便移不开步子了。
  
  “蓝湛?”魏无羡道。
  
  “嗯。”蓝忘机应道。
  
  “蓝湛!”魏无羡又道。
  
  “怎……”蓝忘机察觉魏无羡语气有异,正要扭头询问。
  
  忽的就被唇齿间的甜摄走了心魂。
  
  魏无羡不管不顾的吻了上来,一来是他从墙上下来时正好看到了蓝忘机在糖人铺亲自作画的全过程,他就在蓝忘机的后面看着他,没有动一下;二来,是因为蓝忘机刚才的那句话;三来,是因为那个字。
  
  此生无憾了,魏无羡心中叹谓。
  
  蓝忘机此时想到却是,那个糖人,还真甜。
  
  不过,再甜也甜不过眼前人吧。
  
  眼前人,心上人。

评论(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