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忆事『三』

夜已深
  
  魏无羡此时自己正一个人睡在榻上,本来他和江澄是有两张床的,只不过他们平日里闹着闹着就也没管这么多,两个人在榻上一歪就睡了。
  
  见魏无羡今儿却没有向往常一样同他抢被子同睡一张床,江澄疑惑了一阵,也没再多管,只当他是跟蓝忘机睡了一次之后收敛了许多,不再闹腾了。
  
  此时魏无羡只身着中衣睡在榻上,脑中昏昏沉沉的,又想起了蓝忘机拥他入怀的那副景象,不知是天气太热还是怎的,魏无羡居然罕见的脸红了,将被子盖过头顶,强迫自己不去想蓝忘机,可越是强迫自己,就越发不可收拾,他清冷迤逦的容貌,他唤他时的声音,还有他身上淡淡的檀香,魏无羡觉得自己真的是魔怔了。
  
  唔……这哪?魏无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自己房间内了。
  
  这是…蓝湛的屋子?魏无羡瞥见立在一旁的避尘。
  
  我做梦了?
  
  我现在是到了蓝湛的床边?唉,他人呢?
  
  魏无羡一点都没有来到别人床边窥视别人睡觉的不自在,反而还乐颠颠的要去掀蓝忘机的被子,不过床上却没有人。
  
  “魏婴。”清冷的声音自魏无羡背后传来。
  
  “啊?啊……蓝湛,你在这啊。”魏无羡被身后的声音吓的心脏猛的一跳,不过当他看到是蓝忘机时就把心又塞回了肚子里。
  
  蓝忘机没有去看他,裹着浴巾坐到榻上。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还湿漉漉的头发,知道了他方才是在沐浴,还未擦去的水珠顺着蓝忘机精致的下巴滴到锁骨,然后再滑到更加隐晦的地方去了,魏无羡看的喉结不自觉的动了动。
  
  “蓝湛,你这好热啊。”说着,用手作扇,去扇那不存在的热气。
  
  “不过你这好像要凉快许多……”说着魏无羡就靠的蓝忘机近了许多,手都快要摸到蓝忘机身上了。
  
  “魏婴。”蓝忘机突然开口。
  
  魏无羡也停下了手上作势要去摸摸那被浴巾遮挡却仍显线条的肌肤。
  
  蓝忘机抿了抿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说不出来。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那副纠结的模样顿时体内的作妖分子又开始躁动不安。
  
  “蓝湛,你说你昨晚抱了我一晚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并不知道他是否听得懂他在说什么,毕竟这是梦中的蓝忘机。
  
  蓝忘机没有说话,只是将唇抿的更紧了。
  
  看着这样的蓝忘机,魏无羡似乎又找回了当初撩蓝忘机的场子。
  
  拉着蓝忘机就齐齐躺在了榻上,经过这样一番动作,蓝忘机身上的浴巾也落了下来。
  
  “魏婴!”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盯着他的眼神越发吓人,这才收回了刚才拉他下来的手。
  
  没想到蓝忘机却一把握住,不让他收回了,然后顺势将魏无羡的手压至头顶。
  
  语气危险且柔和:“因为我心悦你。”
  
  然后在魏无羡惊慌的目光中吻住了他。
  
  魏无羡这次难得没有向往常一样日上三竿才在江澄的拉扯下歪歪扭扭的起来,大清早的就在外边练剑,江澄揉着眼睛出来就看到魏无羡此时正挽了一个剑花,收势而立。
  
  “魏无羡你转性了?”江澄震惊问道,心中想的却是这蓝忘机到底对魏无羡做了什么,才一晚上的功夫这魏无羡跟变了个人似的。
  
  魏无羡没有说话,擦过江澄的肩膀就进屋去了,进去后他连忙打了桶水将裤子拖下来,扔进水里。
  
  魏无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做梦了,梦到的还是蓝忘机,早上醒了的时候发现他的胯下已是湿了一片,自己居然是做了一个难以启齿的绮梦。
  
  虽然梦中的场景他已经记得不大清楚,不过蓝忘机的那一句剖白却像一颗深水炸弹,将魏无羡撩了十几年妹的心炸的摇摇欲坠。
  
  没想到自己在现实被蓝忘机吃的死死的,在梦里也被蓝忘机吃的死死的,魏无羡无声的叹了口气。
  
  心里却有些雀跃。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