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忆事『四』

 “不……不好了!”一个蓝家子弟跌跌撞撞的从外面闯进来,急急忙忙的像要禀报什么事,脚下一个不注意,差点就在地上摔个狗啃泥。
  
  不过是差点。
  
  “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蓝家子弟对上蓝忘机那浅淡眸子,心肝儿都颤了颤。
  
  蓝忘机撤去拉着蓝家子弟衣领的手。
  
  “蓝……蓝二公子,不好了!”蓝家子弟喘着气,断断续续道。
  
  “在大梵山,有妖兽吃人了,已有族中长辈去了,现在还没回来,我是为数不多逃回来的,其他人……其他人可能已经…”蓝家子弟说着,身子都已经摇摇欲坠起来,捂着脸似是都要哭出声。
  
  “不会。”蓝忘机应声道,那名蓝家子弟听到这两个带有安抚性的字眼,才渐渐平静下来。
  
  再抬头看的时候,蓝忘机已经走远。
  
  “蓝湛?”魏无羡刚从自己住的别院出来就看到了立在那似是已经等了一会的蓝忘机。
  
  “你在这干嘛呢?”魏无羡凑上前去问,却没料到,蓝忘机拉着他的手就走。
  
  “蓝湛,你干嘛,哎,哎呦,疼疼疼,轻一点行不行,哎!哎!!”蓝忘机不理会身后人夸张的鬼哭狼嚎,手像铁箍一样箍着他的手腕。
  
  到了目的地时,才松开了魏无羡的手腕。
  
  魏无羡揉揉有些发红的手腕,暗付这蓝忘机吃什么长大的,手劲真大,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发现这里已经有许多人了,都是清一色的白衣裹身,抹额飘飞,心中腹诽真是“披麻戴孝”,再一看,江澄居然也在此处。
  
  看来这是有事发生了。
  
  “哼,叫你来你还不来,还要人家蓝二亲自去请你才来,大家都等了好一阵了。”江澄哼声道。
  
  “发生什么事了?”魏无羡看着这阵势,看来发生的事情还比较严重。
  
  “大梵山上有妖兽吃人,前几日看你把蓝启仁气的那样,所以我才自主请求让我和你去的,好好表现,别丢了我江家的脸!”江澄抱着手道。
  
  “传送阵即将启动,各位请不要随意走动。”蓝曦臣温和道。
  
  “嘿,蓝湛,你在这啊!”魏无羡却是不管这么多,江澄一转身就溜到蓝忘机这边去了。
  
  江澄站在原地气急败坏。
  
  “要你不要乱动,魏无羡你是没听见吗!”江澄吼道。
  
  “哎,没事!”魏无羡朝江澄挥了挥手。
  
  “我跟蓝湛在一起,很安全的!”魏无羡看江澄似是还不放心就笑着又补了一句。
  
  江澄听了这话心里头五味杂陈。
  
  蓝忘机听了这句话,无波无澜的眼眸深处动了动。
  
  魏无羡还想对江澄插科打诨一阵,散发着淡蓝色光的传送阵启动了。
  
  十息之后,到达大梵山。
  
  
  “这儿雾真多……”一名蓝家子弟喃喃道。
  
  “嗯,大家小心,注意自己的周围,不要被这浓雾趁虚而入。”蓝曦臣严肃道。
  
  “蓝湛你小心点,这雾邪的狠。”魏无羡沉声道。
  
  “嗯!”蓝忘机应道。
  
  “吼!”
  
  霎时一声山崩地裂的吼声就在众人的耳边炸响。
  
  “怎么回事?”
  
  “就是那妖兽!!”赶来通信的那名蓝家子弟跌坐在地上,微微颤颤道。
  
  
  这是一只高有三丈的食人巨兽,样子有些像牛,长着四只角,它的毛发很长,就像披在身上的蓑衣。
  
  “大家快点散开千万不要被伤到!”蓝曦臣快速道,脚尖一点跃上身后的一颗参天老树,然后控制着朔月挟着一道冰蓝剑光和一道酒红剑光向妖兽射去。
  
  那是随便与避尘。接着,三毒挟着紫芒也尾随其后
  
  妖兽狂啸着疯狂摆动巨尾,四道剑光与妖兽相击,妖兽被重重击退一步,四把剑也回到主人手中。
  
  四人还要再攻,却一下被浓雾包围,乳白色的浓雾使周围的景物显的模糊而虚幻。
  
  “救命,救命啊!”悄无声息中一名蓝家子弟已是被那妖兽叼在口中。
  
  魏无羡离的最近,提着随便就朝妖兽的眼睛攻去,妖兽头一偏将那名子弟甩了出去,咬住了随便的剑锋,然后巨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魏无羡抓去,要将魏无羡置于死地。
  
  “魏婴!”
  
  “魏无羡!”
  
  两道声音一其响起,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就要被那妖兽抓中,冷淡如冰的面庞也在一瞬间破碎,携着避尘就冲向妖兽。
  
  “忘机不可!”蓝曦臣忙道。
  
  可蓝忘机还没赶到,妖兽那巨爪就已经抓了下来,顿时,尘土飞扬,灰飞烟灭。
  
  “魏婴……”蓝忘机冲到一半就被迫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动也不动,这时只要有人随意一瞥就能发现那向来行的正,坐的端的身子此时却是在微微打颤。
  
  “嘿!”凝固的场面被这破空一声给撕裂,魏无羡双腿跨坐在妖兽的背上,随便此时深深刺入那妖兽的血肉,妖兽被背上的伤痛痛的又是一声大吼,扭头就要去咬魏无羡。
  
  却被赶来的江澄一脚踹中,没有咬中,蓝忘机紧接着将避尘狠狠刺入妖兽的眼睛,魏无羡趁着那妖兽被二人缠着,将随便从妖兽背上抽出也刺向妖兽的另一只眼。
  
  妖兽疼的怒嚎,流着血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这两个将他重伤的人类,眼里是化不开的怨恨。
  
  浓雾再一次遮了众人的眼。
  
  魏无羡和蓝忘机背靠背的警惕着四方。
  
  “小心。”蓝忘机轻声道。
  
  “嗯。”这次轮到魏无羡应道了。
  
  过了十息后,妖兽没有再出现了,浓雾却越发的浓了。
  
  “蓝湛,现在什么时候了啊?”魏无羡突然出声问道,背靠着的人却没有应答,心下顿时一紧,挥着随便转身就刺。
  
  不出意料的,那人也拔剑格挡。
  
  这是一个魏无羡不认识的人,蒙着面,黑衣。
  
  “蓝湛!”魏无羡朝黑衣人的身后挥挥手。
  
  蒙面人转头去看,却被随便一下子贯穿了腹部,化为一缕烟融入雾中。
  
  魏无羡转身,然后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
  
  “蓝湛,现在什么时候了啊?”魏无羡扬声道。
  
  带着少年人的明媚张扬的语调,尾音微微上扬。
  
  “巳时。”魏无羡看着冰蓝的剑光在他面前划过,然后又是一缕白烟融入那雾中。
  
  “蓝湛,这妖兽可能不是普通的妖兽,应该是变异的。”魏无羡微微沉声道。
  
  “嗯。”蓝忘机颔首。
  
  “所以,你得紧紧跟着我,因为这附近可能都是那浓雾变……”魏无羡还没说完就被手上的温度给搞的脚下一顿。
  
  “蓝…蓝湛?”居然牵了他的手?!!
  
  “这样就不会跟丢。”蓝忘机轻声道。
  
  魏无羡此时在前面看不到蓝忘机的神色,不过他也不敢去看蓝忘机,因为此刻魏无羡的脸已经红透了,真是该死,怎么这么大人了还像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动不动就脸红,魏无羡暗付自己没用,以前看见姑娘都没有这般的,怎么现在只是和男子牵牵手就……
  
  魏无羡又不自觉的想起了昨晚做的那个绮梦,心里紧张的差点要将蓝忘机的手甩下去,心里才刚有点那个想法就被魏无羡狠狠压了下去,把蓝忘机的手攥的更紧了。
  
  “怎么了?”蓝忘机问道。
  
  “没有!”魏无羡有些急切的道。
  
  说完才后知后觉发现,蓝忘机这个人怎么好像是变了。
  
  从那晚将他锁在怀里睡觉的时候。
  
  还有那不经意间流露的温柔。
  
  还有刚刚主动牵他的手……
  
  难道,蓝忘机他被夺舍了?

——————————

哈哈哈,你老公还是你老公,放心。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