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梦回环

 夷陵老祖身死第十三年
  
  魏无羡醒来的时候感觉头疼的像要炸开,无数场面在他眼前闪过,过了会他才冒着冷汗站了起来,撑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有些透明,甚至可以透过手掌看到地上的……兔子?抬眼望去,差点惊的一屁股坐地上,虽然地上都是草,不疼。
  
  蓝忘机此时正盘身坐在草地上,周围翻滚着数个雪白团子,身前横放着忘机琴,骨节分明的手指抚过忘机奏出一曲《问灵》。
  
  琴音泠泠,似哀鸣阵阵。
  
  “蓝湛?他在这干嘛?”听这音律,他弹的好像是……《问灵》?问谁的灵?魏无羡奇道。
  
  静坐片刻,还是像往常一样,忘机琴没有任何回应,蓝忘机眼眸暗了暗,再奏一遍《问灵》就要背琴回静室。
  
  魏无羡好奇的坐在他面前,这昔日的小古板看着模样这么冷淡,居然还会有牵挂之人,顿时玩心大起。
  
  “君在否?”蓝忘机微微启唇。
  
  唉,是说我吗?哦,好像这地方也就我一个鬼魂啊。
  
  “在在在!”魏无羡举起右手像在云深求学时那般,声音尽显少年人的明媚张扬。
  
  “在何方。”蓝忘机像没听到魏无羡的话一样,继续问道。
  
  “你面前啊,都快挨你琴上了……”魏无羡答道,内心有些诧异,难道是因为他魂魄不全,所以蓝忘机才听不到他的声音?
  
  “你这琴技是不是还要再修练个三年五载的啊~”嘴上却打趣道。
  
  “可归乎。”蓝忘机声音愈发的低沉了,坐在他面前的魏无羡都能感受到那种凝结了很久很久的伤感,究竟是多久,魏无羡也不知道。
  
  “……我”魏无羡愣了愣,似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他现在这幅样子算是已经归还人世的话,好像还不如不归。
  
  蓦的,草地上传来细细的声响,蓝忘机猛然抬头,面上还是如覆薄冰,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
  
  “含光君,我们出发去莫家庄了。”众蓝家小辈对着蓝忘机拱拱手道。
  
  ……不是他。
  
  “嗯,量力而为,不可勉强。”蓝忘机淡淡道。
  
  “是!”
  
  出了云深不知处
  
  “唉,思追,你说含光君天天都在弹问灵,问的都是谁啊?”蓝景仪好奇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问的好像都是‘君在否’‘在何方’‘可归乎’这几句。”蓝思追答道。
  
  “嘿,含光君这么一个冷冷清清的人,莫不是还会有挂念之人?”蓝景仪奇道。
  
  “……背后不语人是非,我们快走吧。”
  
  “哦,好!”
  
  蓝家小辈走后,魏无羡看着面前的蓝忘机愈发觉得奇怪,这个小古板怎么跟他印象中的那个人有些不一样了,魏无羡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明明是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声音,连行为都还是那样的雅正,可他就是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
  
  “不好!”魏无羡突然感受到一股力量在牵引着他,他的腿已经开始消失了。
  
  十三年了……
  
  魏婴,你真的不想回来吗,是这世间没有容的下你的地方。
  
  还是这世间,没有你挂念的人……
  
  “我心悦你。”蓝忘机轻声道。
  
  魏无羡在消失的那一瞬听到了这句话,心头浮现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蓝忘机这个人,真的是有些不一样了。
  
  
  此时莫家庄
  
  “你装什么死!”魏无羡刚从那股力量中脱身,转头就被一脚踹的几欲吐血。
  
  一个年轻的公鸭嗓在嗡嗡耳鸣中回荡:“也不想想,你现在住的是谁家的地、吃的是谁家的米、花的是谁家的钱!拿你几样东西怎么了?本来就该都是我的!”
  
  魏无羡已经听不进他在说什么了,一脚就踹在莫子渊那张满是脂肪的脸上,莫子渊被他狠狠的踹翻在地。
  
  “别挡着你爷爷我办事。”魏无羡一个眼神都不想赏给他。
  
  他要去确认一件事,既然老天给了他第二次重来的机会。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