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萤火

好黑,怎么会这么黑……
  
  魏无羡揉揉在黑暗中略微不适的双眼,四处环顾。
  
  这地儿怎么连点光亮都没有,这哪?蓝湛呢?等会,蓝湛是谁?
  
  脑中莫名闪过的名字让魏无羡有些熟悉,蓝湛,是我认识的人吗?
  
  魏无羡捏着下巴在脑海中搜寻着一个名为蓝湛之人的模样,一无所获,竟还越想越头疼了。
  
  “算了,不想了。”
  
  魏无羡揉了揉太阳穴,又蓦地停了下来,瞳孔微微放大。
  
  我不应该是在不夜天城吗,怎么到这样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鬼地方来了……
  
  魏无羡从冰冷的地上爬起来,随手捏了个决,指尖出现一小团火焰,虽不大,却也足够看清此处了。
  
  这里竟是云梦的校场!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没睡醒,梦到云梦来了?
  
  不过,这地方怎么黑的连星星月亮都没有……
  
  魏无羡疑惑着走进江家府邸。
  
  —————————
  “兄长。”蓝忘机看着蓝曦臣行至魏无羡的床边。
  
  “魏婴已经昏迷一天了。”蓝忘机沉声道。
  
  蓝曦臣看着蓝忘机的模样,叹了口气道:
  
  “看样子魏公子是在这次夜猎中中了梦魇。”
  
  “要破除的话,必须是要与魏公子心意相通之人也进入他的梦才能够破除。”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也是梦魇最厉害的地方。”
  
  “梦魇会屏蔽掉中梦魇之人最重要的记忆,还会控制着中梦魇之人攻击外来者,我怕到时候魏公子可能会对你……”出手,最后两个字蓝曦臣没有说出口。
  
  “无妨。”蓝忘机微微涩声。
  
  “那,忘机你需要与魏公子做一个动作,这样到时候就能把梦中的魏公子带出来了,最好是握……手什么的…”蓝曦臣说着说着就顿了一下。
  
  蓝忘机竟是直接将魏无羡的手与自己的手十指相扣着,道:
  
  “嗯。”
  
  蓝曦臣看着眼前两只交叠的手,笑了笑:
  
  “那就开始吧。”
  
  
  
  黑……
  
  怎么还是这么黑……
  
  魏无羡靠着指尖微弱的火光沿着江家的长廊一直走,长廊长的仿佛没有尽头。
  
  魏无羡缓缓的走,一步一步,仿若没有灵魂的布偶。
  
  “嘁嘁嘁”黑暗中有东西发出着奇怪笑声。
  
  突然,魏无羡停了下来。
  
  眼前微弱火光中突然出现的是……
  
  “师姐!”魏无羡突然疯了一般的跑过去,可还是晚了,江厌离倒在一片血泊中。
  
  “阿羡……”
  
  “魏无羡!你不是说你能控制的住吗?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江澄揪着魏无羡厉声问道。
  
  “魏无羡也真下得去手,那可是一手把他带大的师姐。”
  
  “江厌离也是冤,带出这么个白眼狼!”
  
  “魔头就是魔头,没有丝毫感情,真是丧心病狂!”
  
  四周开始变的嘈杂,数不清的叱责,漫骂,将魏无羡淹没在这黑暗中。 
  
  魏无羡痛苦的抓着头发,头疼的像要炸开。
  
  “师姐……”魏无羡慢慢的倒在地上,竟开始七窍流血。
  
  场景不知不觉的已经变换了,是不夜天城。
  
  “哦,原来这就是夷陵老祖的弱点啊~”
  
  “那正好,成为我的傀儡吧哈哈哈哈!”
  
  魏无羡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瞳仁已经没有一丝光彩,黑洞洞的盯着前方。
  
  “嘁嘁嘁,他们都是你害死的,魏无羡,都是你!”那个奇怪笑声再次响起。
  
  “所有人都是你的敌人,江澄,蓝忘机,还有你自己。”那个声音诡谲的说着,每吐出一个字都像罂粟花一样,危险而不能反抗。
  
  “现在,蓝忘机他来杀你了。”
  
  “蓝忘机他来杀我了……”魏无羡眼神空洞着重复。
  
  蓝忘机此时已经来到了魏无羡的梦中,看着一片尸山血海中站着身着一身黑衣的魏无羡。
  
  魏无羡此时也看到了蓝忘机。
  
  “魏婴……”不等蓝忘机说完,魏无羡已经已陈情为剑向蓝忘机掠来。
  
  蓝忘机抚琴防守,却并不反击。
  
  “他就是蓝忘机,他是来杀你的,快杀了他,杀了他!”那个声音蛊惑道。
  
  “魏婴!”
  
  “嘘,别说话,把避尘给我。”魏无羡擦着蓝忘机的耳垂道。
  
  “你以为清心音会对他有用吗?他已经是我的傀儡了,哈哈哈哈哈哈!”笑声尖锐的仿佛要将人的耳膜刺破。
  
  “哦?风光霁月的含光君怎么连避尘剑都被抢了,看来也不过如此!”
  
  魏无羡挥着避尘刺向蓝忘机,只是每次都像没看准似的,怎么也刺不中。
  
  “哟,看着自己心爱之人现在却要杀你,含光君感觉怎么样?”声音是极度的让人厌恶。
  
  “哈哈哈,什么夷陵老祖!”那个笑声愈发的近了,慢慢的在空中凝成了一团黑雾。
  
  “还不一样要被我……”那团黑雾的笑声戛然而止。
  
  黑雾惊恐的看着腹部被狠狠的刺穿,魏无羡唇角一勾把避尘从黑雾中抽了出来。
  
  “你…你们…怎么可能……你不是在…”黑雾似乎对那致命一击搞的连雾化都维持不了,随时都能够消散。
  
  “我不是在长廊上就被你控制了?好吧,其实在长廊上的时候我就一直都是清醒的,那副样子只是装给你看罢了。”魏无羡看着摇摇欲坠的黑雾,笑着将避尘插回蓝忘机的剑鞘,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虽然刚进来那会倒也确实是感觉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在我面前装成师姐的模样。”
  
  “还在我面前提蓝湛的名字。”
  
  “只不过是想知道你这种邪物到底能够做到哪一步罢了,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听到“不过如此”这几个字时,黑雾气的差点吐血,只是他没血可吐,想之前被它控制的道士不是傻就是死,没想到这魏无羡却是居然不受他的控制!黑雾心不甘情不愿的消散了,四周的黑暗也在一瞬间消失。
  
  “魏婴……”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一动不动。
  
  “哎,蓝湛我没事。”魏无羡笑了笑。
  
  魏无羡虽然是笑着的,可那平常明亮如星的眸子现在却是黯淡至极。
  
  梦魇这种东西最在行的就是去挖掘人心底最深处的情感,然后加以利用。
  
  虽然魏无羡受到的梦魇的控制确实不大,但是在看到由梦魇拟出的师姐后心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去痛,去愧疚。
  
  甚至会无法控制自己。
  
  直到听到了蓝忘机的名字,他才清醒过来。
  
  “蓝湛。”魏无羡突然开口。
  
  “嗯。”蓝忘机应道。
  
  “我喜欢你!”魏无羡把压在舌底的那句谢谢给咽了下去,换成这样一句上来。
  
  蓝忘机似是怔住,过来会才缓缓启唇:
  
  “我也是。”
  
  蓝忘机知道魏无羡在梦魇面前的那副不在意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怎么可能是“不过如此”,那是他最愧疚的师姐江厌离。
  
  明明已经被藏在心底,现在却被梦魇这么血淋淋的狠狠剥出。
  
  梦魇没有自己的情感,自然也读不懂别人的情感,只是本能的去寻找中梦魇之人心底最脆弱的地方,在人的精神最薄弱的时候,趁虚而入罢了。
  
  梦魇看的不真切,蓝忘机可是看到了。
  
  踱步至魏无羡面前,将他拉着带入怀中,掰开魏无羡从刚刚就紧紧攥着的手,指甲都快要陷入手掌,在手心留下几道血红的印子。
  
  “魏婴,想哭就哭出来吧。”蓝忘机柔声道,魏无羡感觉意识都快要消散了,恍惚间一个人正执着自己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哭出来就没事了。”
  
  魏无羡听到这句,眼中的泪已经再也蓄不下了。
  
  这时,夷陵老祖不是再夷陵老祖,他只是一个只有二十余岁的少年,此时正在一人面前哭的肝肠寸断。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