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花魁〈上〉

  七夕节
  
  “哎,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这么热闹。”蓝景仪兴奋的看着大街上原本卖糖饼的铺子都撤了糖饼铺张着各种娇嫩欲滴的花。
  
  街上也时不时会有几对亲昵的璧人走过,互相勾着臂弯,耳语轻笑着什么,人手一捧火红的玫瑰。
  
  “景仪你走慢点。”蓝思追看着兴奋过头且还叽叽喳喳的蓝景仪,无奈道。
  
  “今天可是七夕,蓝湛却还要被那蓝老头叫去问夜猎的事。”魏无羡一想到蓝湛不能出来就心中郁结。
  
  心中正郁结着呢,突然,一抹绿光在魏无羡眼前一闪而过,直直的往东边而去了。
  
  刚刚那东西有些奇怪,去看看好了,不过这里还有两个小朋友……
  
  “思追景仪,我带你们去个好玩的地方啊。”魏无羡笑吟吟道,蓝思追背后莫名感到一阵寒意。
  
  “可……可以不去吗?”蓝思追问。
  
  “不去可以啊,不过我难保你们不会被含光君罚抄家规。”
  
  “……”一路上都在大声喧哗的景仪默默嘘了声。
  
  迫于魏无羡的淫威之下,蓝思追和蓝景仪还是迈开步子跟他走了。
  
  “哼,说不动我们就拿来含光君来压,真是卑鄙……”蓝景仪瘪瘪嘴轻哼。
  
  “其实你也可以选择不去。”面对蓝景仪的碎碎念魏无羡回以一个大笑。
  
  蓝景仪没再说话,毕竟他知道跟着魏无羡还是有很多好处的,起码每次都能够玩的痛快,如果真要他不去,他可能还会不答应。
  
  “好了,就是这。”走了一阵,魏无羡突然停下来道。
  
  青凤楼
  
  “啊……”
  
  “啊……!!”
  
  蓝思追和蓝景仪看到他们究竟是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皆是目瞪口呆。
  
  朱甍碧瓦也改变不了这是青楼的事实。
  
  蓝思追有些难以启齿。
  
  最后还是蓝景仪忍不住开的口:
  
  “这……这是青楼啊!你居然来这种地方!!”
  
  “你就不怕含光君把你抓回去给……”蓝景仪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给怎么,嘿,我说景仪你思想不纯啊,小心我一纸书状告你们含光君那去!再说了我到春楼来就一定要进去吗?”魏无羡义正言辞道。
  
  “……”蓝景仪表示与老祖互怼的一千零八次永远都是他败下阵来。
  
  只好在心里暗暗腹诽:你要告状还用写的么,说一声不就行了……
  
  “来来来,看看青楼对面是什么。”魏无羡把两个小朋友的脸转了个方向指着一处问道。
  
  “好像是……花店?”蓝思追答道。
  
  “哎,不是普通的花店。”魏无羡提醒。
  
  “哦!这花店还蛮华丽!”蓝景仪道。
  
  “……”老祖表示景仪你咋心这么大呢。
  
  “嗯,确定很华丽,你们再仔细感知一下,是不是有股奇怪的波动。”魏无羡继续道。
  
  蓝思追闭上眼睛静静感受那股波动。
  
  蓝景仪也闭眼感知。
  
  “魏前辈,我感受到了!”蓝思追睁眼道。
  
  “我也感受到了,怎么回事?”蓝景仪奇道。
  
  “这是鬼魂的灵力波动,这附近有鬼。”魏无羡幽幽道。
  
  “我去,你别这么吓人好嘛!”蓝景仪微微瑟缩了一下。
  
  “你本来就是仙门世家的弟子,怎么能怕鬼。”魏无羡教训道。
  
  说罢,将一纸符咒抽出,捏在手中,朱唇微启:
  
  “还不现身。”
  
  符纸在魏无羡手中无火自焚起来,焚烧殆尽后魏无羡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头上有个大血窟窿,四肢可以看出都是被折断了的清秀男子,幽绿色的光萦绕在他身旁。
  
  “你已经是鬼魂了,怎么还不去轮回?”魏无羡问。
  
  “心有执念,无法轮回。”男子答道。
  
  “什么执念,不妨说出来,说不定我有办法。”魏无羡笑道。
  
  “你?”男子略微迟疑。
  
  “嘿,你别看他这样,他可厉害了,你告诉他,他一定会有办法的!”蓝景仪道。
  
  “嗯,魏前辈很厉害。”蓝思追也道。
  
  “那……好吧。”男子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
  
  “我叫尚书,我有一个与我两情相悦的道侣阿丹,阿丹她本是一个大家族的小姐,家族的人根本看不上我这种只会读书的书呆子,根本不管阿丹的意愿,强行让她和另一位大家族的公子联姻,阿丹根本就连认识都不认识那位家族的公子,自然是不喜,于是,我们私奔了。”
  
  “那段时光真的很快乐,我们一起游历,看着红霞渐落,星辰满天,我们还爬到了最高的那座山对着山下的居民一起喊着‘一生一世都要在一起’。”
  
  
  “可好景不长,那大家族的公子找到了我们,他知道阿丹并不喜欢他后就十分狂怒,命人将阿丹卖到青楼里当花魁,那大家族公子要我筹齐银两去赎她,可等我已经筹备好银两去找她的时候……”说到这时男子顿了顿。
  
  
  “那青楼老鸨早已被他买通,收了钱还不肯放人!还找人将我打成重伤,我想着我一定要去报官,一定要把她救出来,可我的腿折了,手臂也被打断了,浑身都动弹不得,寸步难行,可一想到我那心上人以后就会在这淫靡之地成为千人骑万人上的……我就绝对不可以放弃!”
  
  
  “我爬到衙门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门已经关了,我就用全身的力气去撞门,我等门开后爬进去将事情告诉守在门口的那些人后,他们却说:‘小事而已,不必劳烦大人休息’接着就将我丢了出来,不管我怎样喊叫,他们都恍若未闻,然后关了大门,我继续去撞,直到我头破血流我才被迫停了下来,那天天公不作美,外面突然下起了雨,我因为受了伤,又淋雨恶化,死在了衙门门口。”
  
  
  清秀男子说完之后就一直沉默着不说话。
  
  “什么破公子,破青楼,破衙门,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报仇去!”蓝景仪怒不可遏的开口。
  
  “景仪!”蓝思追拉住一个劲就要往青楼里冲的蓝景仪。
  
  “那,你生前的执念是什么?”魏无羡轻声问道。
  
  “我希望……阿丹她能过上正常的生活。”男子涩声道。
  
  “好,思追,景仪,你们两个去通知一下含光君我在这。”
  
  “你去哪?”蓝景仪问。
  
  “当花魁。”魏无羡答道。
  
  ————————
  “七夕是个很好的日子……”第三层的雅间里,阿丹正坐在梳妆台前,镜子已经粉碎。
  
  “可惜……”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消散在了夜风中。
  
  “你就是阿丹姑娘?”魏无羡刚翻进窗棂就看到一位黯然神伤的姑娘。
  
  “我是,你是……”
  
  “现在没时间解释了,我没猜错的话等下就轮到这青凤楼的花魁上场了,你现在快走。”
  
  “走?”阿丹惨笑了下。
  
  “怎么走,他都死了,我已经听老鸨说了。”
  
  “我要留在这里为他报仇。”阿丹垂下眼帘。
  
  “如果我说他希望你走呢。”魏无羡正翻箱倒柜的找花魁穿的衣裳。
  
  “他是为你而死的,所以你就更应该先离开这里,等你以后足以报仇了,再回来,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让他们血债血偿!”
  
  阿丹沉呤片刻:“血债血偿……”
  
  “没错,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阿丹突然怒喝道。
  
  “有朝一日,我定要让他们满门抄斩,不得好死!”
  
  “报仇是很要紧,不过你等下可以在这附近找一找你的心上人。”魏无羡刚才的那番话只是想让阿丹有一个足以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却并不想她活在复仇里。
  
  “你是说尚书?他在这附近?他不是已经……” 阿丹满脸不可置信。
  
  魏无羡却不再言语,将一张传送符贴到阿丹的身上,随着一道蓝光闪过阿丹已经到了青凤楼下。

——————————

啊啊啊……我对不起你们,我明天,明天一定!开车!_(´ཀ`」 ∠)__

评论(2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