靉婴あ 三步上蓝

随便的人,随便写文。

碰到什么蓝湛打魏婴的文,我第一个怼过去。

我迟早要被蟹脚毒唯逼成恐紫。没见过此等睿智。

忘羡邪jiao滚.

忘羡only
脾气还好,但是如果触了忘羡逆鳞我会diss死的哦~

花魁(车)

#内含缅铃 春药

#……捂脸(不知道写了啥

“含……含光君,不好了!”蓝景仪慌慌忙忙的冲进了云深不知处。
  
  “景仪,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的!”蓝思追不得不被迫提升速度跟在蓝景仪身后。
  
  蓝忘机刚要出云深不知处去寻魏无羡就看到蓝景仪和蓝思追两个人在云深不知处肆意狂奔,嘴里还喊着什么。
  
  蓝景仪跑的快,刹都刹不住,扑通一声就摔在了蓝忘机面前。
  
  “何事。”蓝忘机微微启唇。
  
  “魏前辈他去东街青凤楼了,说让我们来找您。”蓝思追拱手道。
  
  “……”蓝忘机无言。
  
  “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家规三遍。”
  
  说罢就出了云深不知处。
  
  “哎呦哎呦,可疼死我了……含光君怎么走那么快?”蓝景仪从地上爬起来呲牙咧嘴道。
  
  “可能因为那是魏前辈吧……”蓝思追看了看那道渐远的白色身影。
  
  ——————
  青凤楼
  
  “我们青凤楼为了感谢各位姥爷的照顾,特点找了一位容貌甚佳的姑娘来供各位竞拍。”随着幕布渐渐上升,一位头戴云簪,身着红色的外袍的女子红唇微启,她每走一步,都要露出细白水嫩的小腿。脚上的银铃也随着步伐轻轻发出零零碎碎的声音。
  
  台下掌声雷动,那火爆身姿惹的那些执垮弟子一个劲的往她身上瞅,更有急色之徒向着台上涌去,都想近身一睹这娇俏芳容。
  
  “一个陪衬的都美的不可方物了,这花魁得是有多好看!”
  
  “就是啊,要是真有那么好看我不顾我家那母老虎也要把这花魁买回去。”
  
  “花魁怎么还不来呢……”
  
  “别急,我们的花魁已经来了~” 红衣女子娇笑一声。 
  
  接着,四个身强力壮的男子抬着一张绣床放置在台上,床上的那人背对着一众执垮弟子,一袭红衣似火,未被束起的三千青丝在他的身后随意飞舞。
  
  在众人的目光中那人慢慢的从床上下来了,红衣裹着的翘臀,不盈一握的腰肢,莹白纤长的大腿在红衣的遮挡下更显诱惑,他的容貌更是不似凡尘之人,三分俊朗,七分妩媚,眉眼都带着勾人夺魄的意味,时不时的勾唇挑眉都刺激着台下众人的神经。 
  
  “我去,这……这是一个什么妖精……”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
  
  “好想把她压在身下……”
  
  “她的样子怎么不像是女子?”
  
  “嘿,这么美还不是女子,那世间就没有女子了!”
  
  “我不是说这个啊……”
  
  红衣女子看着台下众人神魂颠倒的模样,轻笑道:
  
  “那就开始吧。”
  
  
  
  “我出五十两!”
  
  “一百两!”
  
  “哎,一百两的你打发乞丐的呢,五百两!”
  
  “穷人闭嘴,七百两!”
  
  “切,七百五!”
  
  “一万。”一道冷冽的仿佛能让空气都结冰的声音破空而来,台下顿时嘘声。
  
  “哪位土豪出一万买个青楼女子啊……”众人迫于这句话的威压,只好暗暗嘀咕。
  
  “一万,这个人我要了。”蓝忘机一直都在台下看着魏无羡,看着他的那副勾人夺魄的模样,心里像是被蚂蚁细细密密的啃噬,又痒又痛。
  
  蓝忘机跃至台上将一个精致钱袋递到红衣女子的手中,一手抄起魏无羡横抱在怀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刚刚那人是谁?”
  
  “白衣,抹额,还有那把剑,他是含光君蓝忘机!?”
  
  “逢乱必出的含光君也会来这种地方?”
  
  “啊……我知道了!”一个男子突然喊道。
  
  “刚刚我们看到的那个人她一定是一个凶狠异常的邪祟!”男子有板有眼道。
  
  “嗯,有道理,所以含光君才会来把她收服的!”
  
  魏无羡自然是听得到那些人毫不收敛的议论声:
  
  “逢乱必出的含光君,你想怎么收服我啊?”魏无羡在蓝忘机的胸口处用手指圈圈点点,看着那如玉耳垂渐渐染上了一点抹不开的红,就窝在蓝忘机的怀里笑的花枝乱颤。
  
  “回家。”蓝忘机抬眼不看他。
  
  “回什么家啊,就地正法啊。”魏无羡感受到自己腰贴着蓝忘机的那块被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顶着,他就知道蓝忘机现下一定已经忍不了了。
  
  就扭腰蹭了蹭那处。
  
  “……别动。”蓝忘机沉声道。
  
  可魏无羡是什么人,不仅没有收敛,还变本加厉起来。
  
  “为什么不让我动,难道你不喜欢我这样?”
  
  “不喜欢也没办法,谁让你要来收服我呢?”
  
  “逢乱必出的含光君~”
  
  蓝忘机被魏无羡撩拨的实在是忍无可忍,直接掠上了花魁的雅间,一脚踹开门,将魏无羡扔到了给花魁开身用的绣床上,欺身压在了魏无羡的上方。
  
  “哎呦,含光君要对我做什么,难道是要将我绑起来让我自己动?还是要把我直接按在床上……”魏无羡摔在床上疼的哎呦一声,正想再撩几句,却被蓝忘机捏着下巴夺去了呼吸。
  
  看到蓝忘机的耳根已经红透,心跳快如擂鼓,魏无羡就忍不住作死。
  

·链接在评论区·

评论(51)

热度(326)